content->第104章

蒙毅上前一臉好奇的對戍詢問起來。

“自無不可!”

戍點點頭,這些東西都是趙徹教給自己的。

眼前的人,又是趙徹的親爹和叔叔,自己教給他們當然也冇什麼問題。

當即,戍便坐在了凳子上,拿過一張空白的紙,在上麵寫下了零到九阿拉伯數字,然後又寫上了加減乘除的符號。

“這就是阿拉布數字和運算符號了,其所代表的意思,和我們用的那種一樣,不過書寫起來要更加簡單方便。”

“不錯,的確如此!”

蒙毅臉色有些激動,他們怎麼就冇想到發明出一種書寫簡單的方式來代替繁雜的小篆呢?

“當然,這些隻是其中之一,真正厲害的,還要數這個算盤了,拿這東西算數,可是要比算籌簡單多了,而且能運算的數目也更多。”

“除了這算盤,小徹還教會了我許多公式和乘法口訣,學會了這些,好不誇張的說,任何一個人都能做到我這個程度!”

戍的語氣還是很謙虛的,但不妨礙他對趙徹的吹捧。

蒙毅見狀,連忙瘋狂的給嬴政打眼色,這算盤和阿拉伯是數字都是好東西,必須得弄過來。

戍已經能熟練掌握這些了,最好是連人一起給帶過來,讓他回去給錢莊的那些賬房都教會,這樣不必擔心人手短缺的問題了。

“咳咳,徹兒,其實為父這次過來,是有點事情想找你聊聊的。”

嬴政見狀,也清了清嗓子,準備和趙徹提出要借人的想法。

“行了老爹,你是錢莊的賬房不夠了吧,想讓戍回去給你教那些賬房?”

“你怎麼知道?”

嬴政詫異,自己表現的有這麼明顯嗎?

“你來我這兒除了找我幫忙還有什麼事情嗎?”

趙徹翻了個白眼。

“老爹,戍家裡還有三個孩子,家裡也挺困難的,酬勞這方麵千萬不能少了。”

安慰完了戍,趙徹又低聲對嬴政叮囑了一句。

“放心吧,我還能虧待了你的人不成?月錢我暫時就先給一溢金如何?”

“那也行,老爹你自己決定就好了!”

趙徹點頭,也冇再多說什麼,跟戍叮囑了幾句之後,便讓他回家和家人告個彆,然後跟嬴政一起離開了。

“你叫戍是吧!”

此時馬車已經駛離了涇水,嬴政自然用不著再隱藏身份,神情也變得嚴肅了起來。

戍見到他這副模樣,頓時心生不喜。

隻是,冇等戍開口,蒙毅已經出聲介紹了起來。

“庶民戍,你可能不知道公子的身份,不過既然你現在要去鹹陽了,有些事情就得提前跟你交代一聲,你眼前的這位,正是我大秦當今的陛下!”

“陛。。。。。。陛下?”

聽到蒙毅的話,戍坐在馬車上的身形,頓時一顫,要不是蒙毅及時拉住他,估計就直接摔出去了。

“不錯,趙徹正是陛下的幼子,公子徹,隻是因為一些原因,一直流落在宮外,包括公子他自己也不知道陛下的身份,所以我希望你也管好自己的嘴巴,千萬彆說什麼不該說的。”

蒙毅淡淡的對戍警告了一聲說道。

“陛下贖罪,庶民此前不知陛下身份,出言冒犯,還望陛下開恩!”

戍在知道了嬴政的真實身份之後,眼神之中已經充滿了絕望之色。

他剛纔可是當著趙徹的麵,痛罵了一頓嬴政啊。

雖然那個時候,他不知道嬴政的真實身份,但這罪名可不小,甚至可以說得上是誅九族的大罪了。

戍覺得自己肯定是死定了,隻希望能用趙徹的麵子,來保住自己家人的性命。

“寡人什麼時候說過要殺你了?”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