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106章

“什麼?治粟內史?”

“還兼任大秦錢莊的總管?此人到底是何來曆,我從未聽說過這人。”

“陛下這是做什麼?為何要讓這個庶民,來擔任我大秦的治粟內史?”

果然,嬴政的旨意剛剛下達,朝中立刻響起了一陣議論聲。

“陛下!”

自從李斯下台之後,王綰就成了朝中的文官之首。

此時,他便是代表著諸多大臣,站了出來。

“王卿有何問題?”

嬴政早就料到了這一點,自然是早就準備好了說辭。

“陛下,恕老臣見識淺薄,不知這位先生,是哪家的得意門生?為何老臣從未聽說過,而且從一介庶民,直接擔任我大秦九卿之一的治粟內史之職,是否有些不合情理?”

“寡人既然讓戍擔任治粟內史,自然是相信他有這份能力,至於王卿問的,戍是哪位先生的得意門生,那寡人也很遺憾的告訴你,戍在來到鹹陽之前,隻是我大秦的一個普通黔首!”

“什麼?”

聽到這話,朝中一片嘩然。

三公九卿,這是多高的職位?很多人辛辛苦苦學了一輩子的本事,都爬不到這個位置上。

而戍一介黔首,憑什麼可以一步登天?

“陛下,請恕老臣無禮,既然這戍隻是一介黔首,那他有什麼資格,來擔任我大秦的治粟內史?”

王綰氣的吹鬍子瞪眼,語氣中都帶上了幾分質問。

“王卿這是在質問寡人?”

“回陛下,老臣不敢,隻是老臣也要為我大秦社稷考慮,如此來曆不明之人,甚至在場諸多同僚,連他的能力都不清楚,若是任由他擔任治粟內史,豈不是對我大秦士子的不公?”

王綰的話,立刻得到了在場眾人的一致讚同。

“懇請陛下收回成命!”

見到眾人如此反對,嬴政也是一點都不意外。

“既然各位都不相信寡人,那寡人就親眼讓你們看看戍憑什麼擔任治粟內史!”

嬴政冷哼一聲,隨即讓內侍將早已準備好的東西交給了他。

“這個,是我大秦去年七月的財政賬目,諸位愛卿學富五車,想必對算學之道,也是十分精通。”

“今天的廷議,寡人就準備考校一下諸位愛卿,若是你們誰能在半天之內,將這些賬目計算出來,誰便是我大秦的治粟內史!”

“誰願意試試的,都可以來寡人這裡領取一份嘗試!”

嬴政的話音落下,眾人頓時麵麵相覷。

“陛下,老臣雖然不算精通算學,但也有所瞭解,不如老臣先來試試,若是老臣完成了,也不求治粟內史之職,隻希望陛下收回成命!”

最終,還是王綰帶頭站了出來,從嬴政的手中領走了一份賬本。

“那下臣也試試吧!”

“下臣以前也學過幾年算學,我也試試!”

“陛下,下臣也隻求陛下收回成命,我大秦治粟內史一職,不可隨意封賞!”

有了王綰作為表率,在場的諸多大臣,紛紛上前領走了一份賬本,準備挑戰一下嬴政的要求。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