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108章

“秦騰,戍計算出來的結果可屬實?”

麵對眾人的質疑,嬴政隻是轉頭看向了一旁的京畿內史兼任治粟內史的秦騰。

去年的賬目,秦騰這裡自然是有備份的,隻需拿出來覈對一下便知。

“哼,區區一個庶民,也敢和我等比試算學,我看他一會兒出醜了怎麼辦?”

“若是數目不對,這可就是欺君之罪了,到時候陛下定然不會輕饒他!”

“若是隨口亂編的數字,我比他算的還要更快!”

在場的官吏,麵對趙戍也是毫不掩飾自己的質疑,紛紛冷笑著等他看他出醜。

大殿內,一片寂靜,隻有秦騰在嘩啦啦的翻動賬本,很快,他便找到了去年七月份的賬目統計。

隻是掃了一眼上麵的數字,秦騰便忍不住瞳孔微縮。

“回陛下,下臣已經找到去年七月份的賬目了,大秦國庫總收入為兩億二千五百八十三萬七千餘錢,至於再精確的,並未統計出來!”

“戍,你剛纔算出來的總數是多少?”

嬴政抬頭,再度詢問了一遍趙戍的答案。

“陛下,去年大秦七月份總收入為四億六千七百八十二萬零四百三十錢,減去支出,收入總額為兩億二千五百八十三萬七千四百五十八錢。”

隨著趙戍報出自己的答案,整個大殿內,頓時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

“這。。。。。。這怎麼可能?”

“這麼短的時間內,他一個人就算完了,大秦一個月的賬目?而且比公賬上記錄的還要準確?”

“內史大人,你不會是看錯數字了吧?”

在場眾多官吏,死活不肯相信這個事實。

他們自幼學習各種知識,其中有不少人更是精通算學一道。

結果,他們半天纔算了一半不到的賬目,人家趙戍一個人,隻用了這麼短的時間就完成了。

這種巨大的落差感,放到誰的身上,都不可能接受啊。

“諸位,賬本就在這裡,若是哪位大人不信,自然可以親自對證!”

抱著最後一絲希望,在場的諸多官吏,紛紛上前檢視了賬本,果然那個數字和趙戍說的一模一樣。

“如何?戍的算學一道,比起諸位來可還入得了眼?”

嬴政冷漠的聲音響起,讓在場眾人心中泛起一片苦澀。

“陛下,是老臣冒昧了,戍之算學一道,遠超我等,老臣願為剛纔的冒犯致歉!”

丞相王綰再次第一個站了出來,主動對趙戍拱手,承認了自己的錯誤。

“丞相大人客氣了,戍也隻是略通小道,論起其他方麵,戍遠不如丞相和諸位大人!”

戍也十分誠懇的回禮。

連王綰都低頭了,其他人哪還敢說什麼,紛紛上前道歉。

“既然諸位愛卿都承認自己的算學不如戍了,那寡人慾封他為治粟內史,爾等可還有意見?”

“戍學究天人,才能無雙,擔任我大秦治粟內史,自是再合適不過!”

見到無人再敢反對,嬴政便直接下達了旨意。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