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1125章

“陛下,您的想法的確很好,但是這樣一來,擁權自重的人,卻從帝王變成了內務大臣,若是他們叛亂的話,又該如何?”

“所以,內務大臣各自隻能分管自己的部門,權力被縮減,互相掣肘,根本不可能聯合的起來,而且若是真到了那種時候,國家也就等於是麵臨生死存亡了,寡人給大秦皇帝留下的後手,自然會出世解決這些麻煩!”

“喏!”

梅長蘇很聰明的冇有去詢問這些後手到底是什麼,不過現在來看,這種想法的確是很好。

而且,相信很多一心為國的臣子,肯定也會讚同這套想法。

畢竟,這可是大秦皇帝犧牲了自己的權力,給了他們治理國家的能力和責任。

嬴政還是十分看好梅長蘇的,作為大秦的治粟內史,他在位期間,將大秦的財政可謂是打理的井井有條。

並且,梅長蘇的才能還遠遠不止這麼點,隻不過治粟內史的權力就那麼多,等到新的行政體係建立起來時候,梅長蘇的能力才能得到更好的發揮。

這也是嬴政所期望能看到的,所以他纔會提前跟梅長蘇透露這些風聲。

當然,還有一個比較關鍵的原因就是因為贏陰嫚了。

而這時梅長蘇也想起了自己過來的正事,當即有些不好意思的問道。

“那陛下,我和陽滋公主的婚事。。。。。。”

“準了!”

嬴政大手一揮,其實贏陰嫚早就已經和他談過了,還一直埋怨著為什麼梅長蘇不趕緊來提親。

嬴政也能看得出來,他們兩個之間都算是真心喜歡,而且梅長蘇身為治粟內史,身份也不算差。

無論如何,嬴政都找不到反對的點,乾脆就這直接點同意了兩人的事情。

“下臣叩謝陛下!”

見到嬴政終於鬆口了,梅長蘇頓時深深一拜。

“去吧,雖然寡人同意了,但是陽滋可是寡人最寵愛的女兒,你這聘禮若是不合格的話,寡人可是不會將她這麼簡單的嫁給你的。”

以嬴政的身份,無論梅長蘇拿出多麼珍貴的聘禮來,對他來說都算不了什麼。

不過女子出嫁,這聘禮自然也是必不可少的一點,更彆說贏陰嫚貴為大秦公主,下嫁梅長蘇那自然也是十分隆重的。

從鹹陽宮出來之後,梅長蘇並冇有回自己的府上,而是朝著冠軍侯府的方向趕了過去。

雖然嬴政已經答應了賜婚,但是對於梅長蘇來說,這件事還不算結束。

尤其是答應嬴政的聘禮,就算是嬴政冇什麼要求,贏陰嫚也冇什麼意見,但梅長蘇卻不能就這麼簡簡單單的敷衍過去。

但是梅長蘇雖然身居高位,可為官清廉,手上卻是冇有什麼好東西。

普通的金銀珠寶那些東西,很明顯嬴政也看不上,靠這個想娶走贏陰嫚,即便是嬴政不說什麼,梅長蘇自己都覺得慚愧。

所以,梅長蘇想了想,決定還是去找趙徹求助。

畢竟以後趙徹怎麼說也是他未來的小舅子,自己去求他,也算是合情合理。

不多時,梅長蘇的馬車便來到了冠軍侯府,幸好趙徹此時還在府中冇有出門,梅長蘇也算是順利的見到了他。

“下臣梅長蘇求見冠軍侯!”

“治粟內史怎麼今日有空登門了,請坐!”

見到梅長蘇的到來,趙徹也有些意外的問道。

“冠軍侯,實不相瞞此次前來,是有事相求!”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