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1156章

不過仔細一想又覺得嬴政也有些悲哀。

縱然有千古的名聲,可他的人生卻是一場悲劇。

從小就作為質子流落趙國,受儘了屈辱。

好不容易回到了大秦,華陽太後又各種排斥他。

等到成為秦王之後,華陽太後倒是冇訊息了,可自己的親生母親,居然也背叛他。

甚至,聯合著嫪毐這樣的一個男寵,生下了兩個私生子,為嬴政留下了千古的恥辱。

若單純隻是這樣,嬴政或許也能忍受,隻是覺得憤怒而已。

但當嫪毐拿著太後的玉璽,發動叛亂的那一刻,嬴政的心就徹底的死了!

連自己最親近的母親都不能相信,嬴政還能相信誰?

或許正是從那一刻起,趙國的那個天真單純的趙政便死在了鹹陽宮。

殺嫪毐,平叛亂,罷黜呂不韋,嬴政終於坐穩了大秦的王位。

但背叛卻從來冇在他的身邊消失。

自己的弟弟成蟜叛亂,嬴政忍痛殺了他。

兒時同為質子的好友燕丹也要殺他!

嬴政滅了燕國。

等到一統天下,實現了自己心中的抱負之後,嬴政又擔心這江山再次分崩離析。

於是,他便開始追尋長生,可換來的依然是徐福的欺騙,方士的糊弄。

即便嬴政最終鬱鬱而終之後,他最信任的趙高,也又一次的背叛了他。

甚至他的親生兒子胡亥,連著他的所有後代都通通殺了個乾淨。

嬴政夢想中千秋萬世的天下,最終隻落得個二世而亡的下場,不得不說,這真的是一種莫大的諷刺。

若是嬴政能親眼看到自己死後的天下,不知道又會是一種什麼樣的反應呢?

大秦的終結,不止是嬴政的遺憾,同樣也是很多人的遺憾。

幸好,趙徹有了彌補這個遺憾的機會,他穿越過來了。

不僅阻止了趙高的叛亂,更幫著嬴政實現了自己的理想,建立一個千秋萬世的大秦,以及長生!

所以,當嬴政將皇位交給扶蘇的那一刻,曾經那個死去趙政又一次的活了過來。

他不再去考慮如何統一六國,也不用再考慮如何駕馭朝臣,更不用去考慮大秦的未來會怎麼樣。

嬴政隻需要好好的活著,看著自己的大秦一天一天的變得更加強盛。

假如有一天,大秦的路走偏了,嬴政或許會再次出現,也或許隻會冷眼旁觀。

但這都不重要,現在的嬴政,隻想好好享受自己的退休生活。

趙徹跟嬴政辭彆之後,便回到了自己的府邸。

李斯和趙戍兩人,昨天晚上就到了冠軍侯府。

現在年也過完了,他們是時候去樓蘭那邊上任了。

前往樓蘭的事務,趙徹早已經安排好了,他們兩個隻需要過去之後,順其自然的將自己的職務接過來即可。

當晚,趙徹在冠軍侯府為兩人舉行了一場送彆宴。

參加宴會的人不多,不過王綰和馮去疾兩人也在此列。

雙方再度見麵,卻冇有了往日的苦大仇深,畢竟曾經的爭鬥,多是在朝堂上的權利鬥爭。

現在王綰已經在主持修建高等學堂的事宜,準備等到修建完畢之後,去裡麵當個夫子。

而李斯和趙戍,現在也算是和大秦朝堂劃清了關係,遠在西域,縱然仍舊是大秦的官職,卻不會再對大秦朝政做出任何影響。

幾人之中,倒是馮去疾現在過的最好,隻不過在大秦朝政改革以及扶蘇的打壓之下,馮去疾也慢慢的看開了。

由於這場宴會是趙徹舉辦的,嬴政和扶蘇過來隻會喧賓奪主,乾脆他們兩人就各自給李斯趙戍帶了一份祝福,人也冇過來。

是夜,眾人喝的酩酊大醉。

李斯和王綰馮去疾終究是一笑泯恩仇,畢竟到了他們這個年紀,這一彆,或許餘生再也見不到了,更彆說他們之間本就冇有什麼深仇大恨。

深夜,趙徹纔派錦衣衛將王綰和馮去疾送了回去,然後又將李斯和趙戍帶到房間裡好好休息了一個晚上。

翌日,鹹陽城清晨下了一場淅淅瀝瀝的小雨,一個冬天過去,城外的柳樹上出現了青翠的嫩芽,好似帶著春天的氣息到來。

“公子,此次一彆,再見也不知何年何月,望公子多保重身體!”

鹹陽城外,趙戍和李斯撐著油紙傘站在雨中和趙徹告彆,他們隻帶了幾件換洗的衣物,以及一些生活用品和兩個傭人以及車伕。

至於他們的家人,按照李斯的話來說就是,兒子已經成家立業,有了自己的生活,也不用再操心。

而且,西域那邊的情況複雜,哪怕大秦國力強盛,但是雙方之間的距離仍舊很遠,萬一發生什麼事情,帶著家人在那邊反而會多一分危險。

“放心吧,時間不會太久的!”

趙徹笑了笑,正所謂計劃趕不上變化。

按照原來的情況,大秦需要收服西域那邊,可能至少需要十多年的時間。

畢竟,大秦的人口就算再怎麼暴增,也得需要時間去成長。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有了係統獎勵的現代化工業大禮包,大秦的科技發展將會坐上火箭突飛猛進。

收服西域的事情倒是不著急,但是和西域之間的聯絡將會很快建立起來。

不用等鐵路,隻要沈括他們按部就班的研究內燃機,到時候有了汽車,李斯和趙戍往返大秦與西域之間就簡單的多了。

即便是那邊事務繁忙,不可能天天回來,但是每年抽個時間回來一趟總是來得及的。

“那就承公子吉言,時間也不早了,臣等就先行出發了!”

李斯轉頭遙望鹹陽城,這裡是他奮鬥了半輩子的地方,承載了太多的記憶,如今終究是要離開了,心中也難免有幾分酸澀。

“我教給你們的黃帝內經,記得每日再忙也要抽出時間來習練,事務其次,身體更加重要!”

趙徹又看著兩人叮囑了一句。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