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184章

“既然如此,倒是可以選擇對匈奴下手了,讓他們猖狂了這麼久,是時候也讓他們感受一些彆劫掠的感覺了。”

趙徹摩挲著下巴稍作沉思說道。

“這次我過來正是為了詢問此事,徹兒你可有什麼想法?”

“想法自然是有,而且有兩種,一種是在匈奴打一波秋風,掃蕩一波就走,隻需要一隊精銳騎兵趁其不備進去砍殺一番即可。”

“那另外一種呢?”

“另外一種耗費的時間比較長,而且要花不少錢,不過或許可以一舉徹底掃除匈奴的危險,把匈奴部落徹底從草原上抹去!”

嬴政聞言一喜。

時間?他們和匈奴爭鬥了好幾百年了,現在還會在乎多花一點時間嗎?

錢?大秦剛賺的盆滿缽滿,嬴政正愁有錢冇地花呢,這不就來了機會?

“徹兒,你說說那能夠將匈奴徹底抹除的法子!”

“正所謂,上行伐謀,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此乃兵法之四道也,對待匈奴,我等也可采取如此策略!”

聽得這話,嬴政眉頭一皺。

趙徹說的這話,乃是兵聖孫武所提出的策略,嬴政等人自幼熟讀兵書,自然不可能不懂。

“徹兒,你的意思莫非是想讓我們將匈奴收服同化,讓其成為我大秦黔首?”

嬴政沉思半天,也隻能以此解釋趙徹的一番話。

“非也!”

趙徹搖頭,匈奴狼子野心,便是真的將其收服,他們也絕不可能如此甘心。

華夏數千年的曆史當中,很少有幾個民族像是匈奴一樣,和華夏天朝有如此化不開的仇恨。

想來嬴政剛纔也是誤會了,可能以為趙徹是想用像是大秦收服百越時候用的懷柔手段來對付匈奴。

“老爹,其實你並不瞭解匈奴,匈奴水草豐茂,地廣人稀,你不會真以為他們就是靠著劫掠我們大秦生活的吧?”

“難道不是如此嘛?”

嬴政訝然,他們和匈奴打了這麼多年的交道,幾乎每年秋收的時候,匈奴都會來大秦邊境劫掠一番,自然是以為匈奴全靠打劫生活了。

“老爹,你可不能這麼想啊,匈奴也是有自己的長處的,北方大草原絕對是一塊寶地,若是落在我們手裡,或許用不了幾年就能在哪裡建立起來一個比大秦還要富足的國家。”

“這不可能!”

嬴政想都冇想直接搖頭,匈奴要真有趙徹說得那麼好,豈能被蒙恬給打成這樣?

“你還不信,匈奴和我們的大秦不一樣,他們主要是遊牧民族,北方大草原就是一個天然的牧場,所以他們當然會將大部分的精力放在畜牧業上麵,但這並不代表,匈奴就不會種植農業,相反他們做的還很好,生長出來的糧食甚至比我們大秦的產量還要高!”

“可照你這麼說,匈奴既然不缺地也不缺糧,為何還要經常劫掠我大秦邊境?”

蒙毅蹙眉,大秦人在提到匈奴的時候,腦子裡的第一個想法,除了雙方的仇恨之外,自然是匈奴的牛羊很多。

但匈奴的糧食產量居然也這麼高,這還真是他們第一次聽到。

“我剛纔不是已經說了嘛,匈奴部落的主要精力還是放在畜牧業上,畢竟身處北方大草原這個天然的牧場,若是全力去發展農業,這不是本末倒置了嘛。”

“可是這又和收服匈奴有什麼關係?”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