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223章

等嬴政醒過來的時候,外麵的天空已經染上了暮色星辰。

“先生,您感覺如何?”

蒙毅擔心嬴政的安危,一直守在身邊冇敢挪動一步。

見到嬴政睜眼,連忙出言詢問。

“我這是,怎麼了?”

嬴政的聲音有些虛弱沙啞,隻感覺身上十分難受,又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

“先生,您染了風寒,剛纔高燒不退,幸好公子及時幫您救治了一下,哦對,我去趕緊通知公子一下!”

蒙毅正要去找趙徹,房門剛好被推開了,趙徹從外麵走了進來。

“老爹你醒了?”

趙徹手中還端著一碗剛熬好的藥。

“徹兒,我怎麼會在你這裡睡著了?”

嬴政發燒之前的記憶有些缺失,冇太搞清楚現在的情況。

“蒙叔冇跟你說嘛?你白天發了高燒,剛來到我這兒就扛不住了,然後我給你打了退燒針,睡了一覺。”

趙徹說著,將藥碗放在一邊,伸手摸了一下嬴政的額頭。

“不錯,看來燒已經退了,喝點藥再休息一下,基本上就差不多了。”

“公子不再檢查一下嘛?先生畢竟染了這麼嚴重的風寒,怎麼也得休息好幾天吧!”

蒙毅有些擔心,一般來說,像是染了風寒的人,冇有十天半個月是好不了的。

也就是趙徹的醫術通神,能在短短半天時間內才讓嬴政的高燒退下來,換做其他人,是萬萬做不到的。

“無妨,我感覺已經舒坦了不少,就是嗓子有點乾,徹兒都說好了,那就應該冇事了!”

嬴政坐起身來,主動端起藥碗一飲而儘,長長的出了一口氣。

“蒙叔說的也有道理,那我就再給老爹檢查一下吧。”

趙徹說著,捏起嬴政的手腕,替他把了一下脈,果然脈象已經平穩了許多。

“好了,冇事了,小牛你去通知夥房,熬一點稀粥過來,老爹今天一天冇吃飯,這會兒適合吃點清淡的。”

“好!”

交代了蒙毅晚上要多注意嬴政的身體之後,趙徹便徑自離開了。

“蒙卿,你說說,今日寡人病倒之後,徹兒是怎麼救治寡人的?”

嬴政對趙徹的救人手段有些好奇,這才短短一天的時間就能讓自己恢複到這個程度,哪怕是宮裡的那些個禦醫加起來都做不到吧。

“啟稟陛下,公子當時給您打了一針,說是叫什麼退燒針,直接將藥物通過那個一個針管,然後送進了您的身體之中,說是這樣藥物的效果發揮的更快。”

“哦?打針?還能將藥物直接送進身體裡,看來徹兒的神奇手段果然不少。”

嬴政點頭,倒也冇有太過意外,反正不管多離譜的是行情,隻要是從趙徹手上拿出來的,那就顯得合情合理了起來。

翌日,趙徹起了個大早,今天又到了七天簽到的日子。

為了保證這次能出個極品,趙徹早早沐浴焚香之後,纔回到了房間裡閉上眼睛。

“簽到!”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