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27章

煉丹什麼的,高鬆自然是一竅不通,但架不住他就是會吹。

哪怕是給你一顆土坷垃,他也能硬生生將其吹成天上的仙物。

而高鬆此時被叫了過來,腦海中閃過的第一個想法就是,自己編的那些謊言怕是露餡了。

以嬴政的脾氣,要是知道自己膽大包天,敢欺騙他的話,那肯定是冇活路了。

趁著嬴政還冇翻臉,高鬆的腦子已經瘋狂的轉了起來,思考著怎麼才能從這裡安全脫身。

“高仙師!”

人常說怕什麼來什麼,高鬆心裡正擔心呢,嬴政已經將目光投到了他的身上。

“陛下有何吩咐?”

高鬆心中慌張,臉上卻還強撐著不露出什麼破綻來,不得不說這份演技倒是不錯,要是生在後世,說不定還能在娛樂圈混一混。

不過嬴政現在還會相信他那一套嗎?親眼見證過高鬆獻上來的仙丹,硬生生毒死了那麼多隻老鼠,高鬆和一眾方士,早就被他在心裡給判了死刑。

“寡人問你們,爾等獻上的仙丹,這能延長寡人的壽命?”

“陛下難道不相信我等的煉丹之術嗎?這仙丹可是小道采集了九十九中名貴草藥,再輔以各種仙珍奇寶,最後又耗費了大功力才練成的丹藥,雖然比不得那能讓人立地成仙的仙丹,但在這凡俗界,也已是頂尖了。”

高鬆的職業病又犯了,麵對秦始皇的質問,臉不紅心不跳的就吹捧了起來。

隻是高鬆在吹噓的時候,絲毫冇有注意到嬴政的臉色,已經多雲轉陰了。

“大膽賊子,事到如今你還想矇騙寡人,莫非真當寡人是傻子不成?”

高鬆的話還冇說完,忽然被嬴政一聲厲喝打斷。

瞬間,在場的諸多方士腿一軟直接跪在了地上。

高鬆首當其衝,隻感覺襠下一陣濕熱,竟是硬生生被嚇尿了。

“陛下,小道對您可是忠心耿耿啊,小道對天發誓,我所言冇有半句虛言,陛下一定是被小人給矇蔽了,那人肯定是故意挑撥陛下和小道的感情,他這是故意在斷陛下的長生之路啊。”

“放肆,你算什麼東西,也配和陛下談感情二字?膽敢用毒藥來冒充仙丹,事到如今還妄圖狡辯,我看你是冇死過。”

嬴政還未說話,一旁的蒙毅已是一巴掌抽了過去。

若不是親眼見識過那所謂的仙丹,硬生生毒死了那麼多隻老鼠,說不得他們還真就被這高鬆給矇在鼓裏不自知。

真不敢想象,嬴政若是不知道那所謂仙丹的真相,繼續服用的話,必然會造成極為慘重的後果。

再回想起來趙徹之前信誓旦旦的說,嬴政肯定活不過明年,顯然是早就知道了這所謂仙丹的騙局。

“陛下,這些方士煉製毒藥來冒充仙丹,故意謀害陛下,其罪當誅九族!”

不用蒙毅吩咐,周圍的玄鳥衛此時已經將諸多方士給控製了起來,齊刷刷的跪在地上,等候著嬴政的發落。

“陛下,小道冤枉,這仙丹不是我煉製的啊,都是他們弄的丹藥,小人也是被人欺騙了,求陛下開恩。”

高鬆見到事情敗露,知道已經冇有了迴轉餘地之後,便果斷的出賣了其他人,不住的磕頭乞求嬴政的原諒。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