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490章

王翦一口氣說了一大堆話,明顯十分疲憊,推開王賁再次遞過來的勺子,冇有繼續吃飯的胃口了,打算躺下休息一會兒。

“侯爺,外麵有人求見。”

正在這時,門房走了過來在門外通傳了一聲。

“誰?”

“小人不認識那人,他隻說他叫趙徹。”

“趙徹?公子徹?快請進來!”

聽到趙徹到來的訊息,王賁明顯也愣了一下,隨即趕忙讓人將趙徹請了進來。

“趙徹來了?你代我跟他說一聲,我身體不舒服,就不起來去見他了。”

王翦剛要躺下的身形,聽到趙徹到來的訊息之後,也短暫的停頓了一下。

不過,哪怕他很想拖著身體去見一下趙徹,但終究是使不上半分力氣,隻能跟王賁叮囑了一句。

“爹你好好休息,我去看看公子徹這次過來是乾什麼的。”

王賁點點頭,扶著王翦躺好,替他蓋上被子之後才走了出去。

“通武侯!”

剛出了房門,王賁就看到趙徹正在門房的帶領下走了進來。

“見過公子,公子遠道而來,是在下有失遠迎了。”

王賁告罪了一聲,便要帶著趙徹往會客廳走去。

“我這次過來主要是想看看老爺子的身體,不用那麼客氣了,通武侯方便的話,現在就帶我去看看吧。”

趙徹擺擺手,也冇有和王賁寒暄的心思,徑直問起了王翦的狀況。

“這。。。。。。”

王賁有些猶豫,王翦纔剛剛躺下,畢竟今時不同往日,他的身體已經不允許王翦再做過多的事情了,連會客也很不容易。

“怎麼了?武成候不方便嗎?”

趙徹愣了一下,有些疑惑地問了一句。

“公子跟我來吧!”

王賁經過一番思想糾結之後,還是同意了讓趙徹見一麵王翦。

畢竟,王翦的身體每況愈下,誰也不知道他還能撐多久。

趙徹過段時間就要出去隨始皇帝一起巡遊了,估摸著,這可能是他最後一次見王翦了。

考慮到兩人之間的感情還不錯,王賁便答應了下來。

很快,王賁帶著趙徹來到了王翦的房間門口。

剛一推門進去,趙徹就問到了一股子十分濃鬱的中藥味。

而此時的王翦,正躺在床上一動不動。

“通武侯要注意通風啊,這房間裡太嗆人了,老爺子身體本來就不好,若是再被這麼憋著,很容易出問題的。”

趙徹扇了扇空氣裡的藥味,對一旁的王賁叮囑一句,這才走到床前。

而此時的王翦,已經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呼吸看起來有些虛弱無力,臉上也全無往日的意氣風發,佈滿了老人斑。

趙徹忍不住咂了咂嘴,這纔多長時間冇見,王翦居然都成了這個樣子了,整個人就像是直接被抽掉了全身的脂肪一樣,最起碼瘦了十幾二十斤。

趙徹捏起了王翦的手腕,想要替他把把脈,看看這身體狀況到底如何。

“公子,我爹的身體狀況如何?”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