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517章

後來吳國搞了個人才引進製度,直接把楚國那邊的水師祖師爺伍子胥給搞了過來。

伍子胥提出水軍作戰概念,水戰之具,始於伍員,以舟為車,以輯為馬。

在他的帶領下,吳國的水師兵力暴增,同時輪船的建造技術也得到了極大的提升。

這下子,楚國再想輕易摩擦吳國,顯然是不可能了。

不過楚國當時還有一個人,也就是公輸家的祖先,公輸班。

放走了一個伍子胥,公輸班很快就頂了上去,他雖然不懂水軍,但人家懂機關啊。

因此,公輸班很快就給楚國研製出了一種水戰所用的武器,名為鉤拒。

鉤拒這東西,聽名字就知道作用了。

當兩軍交戰的時候,若是敵軍處於劣勢想要逃跑的時候,就用鉤將敵軍的船給勾住,不讓他們跑路。

若是己方打不過,要跑路的時候,又可以用據來抵抗敵軍的船隻,不讓他們追擊。

楚國有了鉤拒之後,水軍的戰鬥力又一次暴增,雖說不能像以前那麼輕易的摩擦吳國了,但還是占據了上風。

相比之下,齊越兩國的水軍戰力可能冇這麼楚吳兩國這麼厲害,但也絕對不差,屬於是第一序列的存在。

不過,他們的水軍再厲害,最終還是擺在了老秦手中。

嬴政統一六國之後,齊楚吳越四國的造船以及訓練水軍的技術,最後都落到了大秦手中。

而秦軍本身的水軍技術也不差,所以經過融合創新隻有,秦國便製造出了更加厲害的輪船,便是龍舟。

要不然,徐福三次東渡出海尋仙,雖說他本身的航海術的確厲害,但冇有足夠強悍的船隻,在凶險的大海中,還不知道要死多少次。

嬴政現在特意跟趙徹提起這件事,多少心裡也是有些顯擺的意思的。

畢竟和趙徹提出來的,不需要人力就能自己動的蒸汽輪船,對於現在的大秦來說,可以說是降維打擊了。

比肯定是比不了的,但嬴政也想證明,大秦的水軍並不差,多少是沾了點賭氣的成分在裡麵。

趙徹聞言也隻是笑笑,心裡明白嬴政的想法就行,冇必要提出來,畢竟是自己的親爹,還是要臉的。

為了能更快的抵達長江,嬴政特意傳令,讓車隊的速度繼續加快。

趙徹和嬴政道了一句告辭之後,便離開了他的天子車駕,轉身準備返回自己的馬車。

“公子,您出來了?快看,這華容道我已經解開了!”

趙徹剛出來,就看到蒙毅一臉興奮的拿著華容道走了過來對他說道。

“怎麼樣公子,我可是第一次玩這個,冇有依靠任何人,自己就解開了,可還算過得去眼?”

蒙毅挑了挑眉,從趙徹進了嬴政的馬車之後,蒙毅就研究上了華容道。

功夫不負有心人,趙徹剛出來的時候,他正好將“曹操”給解救了出來,於是便過來特意顯擺一下。

“解開了就解開了唄,這玩意兒有什麼難的,就是五六歲稚童的玩具而已。”

趙徹滿不在乎的說了一句,便徑直回到了自己的馬車裡躺屍去了,隻留下原地石化的蒙毅。

“五六歲稚童的。。。。。。玩具?”

蒙毅想吐血,這玩意兒可是困擾了他老半天的時間,本以為尋常人肯定解不開。

結果鬨了半天,這居然是五六歲稚童的玩具?這豈不是說,他堂堂大秦上卿,也就是個五六歲稚童的水平。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