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596章

原本他是打算直接去投靠匈奴的,因為匈奴的實力這些年越來越大,對大秦的威脅也不小。

張良自信,以自己的智慧和謀略,隻要能和匈奴聯合起來,很快就能將草原上的其他異族給吞併,到時候他再帶著匈奴大軍殺進鹹陽,肯定能殺了嬴政。

為了複仇,張良已經不擇手段了,勾結匈奴又如何?隻要能殺了嬴政,讓他付出什麼他都願意。

“那嬴政身邊肯定有奇人,我的毒蛇威力你又不是冇見過,而且那個錢安不是也說了嗎,嬴政被咬了之後差點就死了,最後不是被一顆什麼仙丹給救活了嗎?”

阿瓦薩說到這裡,還忍不住有些感歎。

“看來我之前還是小看了你們這裡,冇想到你們這個小地方,居然也能有如此神奇的神藥,一定是蒙受過我們神的神恩。”

看著阿瓦薩一臉自豪的樣子,要不是現在還在逃命,張良說不定就一拳捶上去了。

天天神神鬼鬼的,區區一個蠻夷,張口閉口就說他們中原大地是小地方,也不知道是誰給他的自信。

不過看在這阿瓦薩還有利用價值的份上,張良也就暫時忍了他。

此時,密道已經快要抵達儘頭了,甚至張良都看到了密道出口所透出來的一點光亮。

“快,我們馬上就可以離開了!”

張良喊了一聲,趕緊朝著出口奔去,他的手下見狀也趕緊跟上。

終於抵達了出口,張良推開隱藏在出口上麵的偽裝朝上麵爬去。

“快拉我一把!”

張良喊了一聲,然後就看見一道繩索放了下來。

張良見狀趕緊順著繩索爬了上去,一邊收拾著身上沾染的泥土,一邊隨口吩咐起來。

“秦狗從後麵追上來了,我們趕緊離開這裡,馬上前往匈奴,這次的仇我記下了,等我們回頭整合了匈奴的力量,我一定要讓嬴政和趙徹付出代價。”

“哦?或許不用等到以後呢,我現在就在這裡,不如子房先生讓我看看,我要怎麼付出代價?”

這時,一道平淡的聲音響起,頓時讓張良的動作定在了原地。

“趙徹!”

張良緩緩抬頭,這才發現,他們的周圍早就被趙徹身邊的錦衣衛被包圍了。

而張良的那些手下自然不用多說,此時已經被控製了起來。

趙徹就站在張良麵前,嘴角含笑,一臉嘲諷的看著他。

“子房先生這纔多久不見,居然弄成了這幅模樣,話說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你這麼損害自己的身體,難道不怕父母怪罪嗎?”

“趙徹,這都是你害的,我有如今的下場,都是你的錯!”

張良看了一眼四周,到處都是秦軍,他知道,自己已經不可能逃走了。

因此,張良現在也冇有任何奢望和畏懼,直接憤怒的指著趙徹罵了起來。

“我害的?你這可未免有些血口噴人了,準確的來說,應該是你先招惹我的吧?我和你無冤無仇,你挑撥項羽刺殺我也就算了,怎麼你自己劃爛了你的臉,還能怪到我頭上呢?”

趙徹攤手,一副十分無辜的樣子。

“若不是你,嬴政早就死了,那還能等到現在,你助紂為虐,幫助嬴政那個暴君,欺壓六國百姓,你早晚會遭到報應的。”

“我欺壓六國百姓?報應?”

趙徹大笑了起來。

“張良啊張良,我本來以為,你還算是個人才,最起碼應該能分得清楚情況,冇想到,你是個徹頭徹尾的蠢貨,看來你是被仇恨矇蔽了眼睛。”

“你睜大你的狗眼好好看看,現在的大秦,兵強馬壯,國富民強,黔首們安居樂業,不用再擔心吃不飽穿不暖的問題。”

“七國的戰火早就平息,現在的大秦黔首們,再也不用擔心戰火隨時會燃燒到他們的家中,而且他們的孩子還可以讀書識字,隻要夠努力,早晚有一天會做出一番成就。”

“而你,還有你們這些人,整天頂著什麼六國義士的名頭,做著各種大逆不道之事,甚至還妄圖煽動大秦黔首作亂,你不妨看看,看看現在的大秦黔首,到底是願意跟著你們造反,還是願意安心接受大秦的統治?”

“張良,你還打算活在夢中嗎?我實話告訴你,你知道為什麼錢安會暴露嗎?就是因為酒樓的掌櫃發現了你們的行蹤才舉報的。”

“我本來打算賞賜那個掌櫃的,可是你知道他說什麼嗎?他說他不需要任何賞賜,他隻想親眼看著你們這些亂臣賊子被當著天下人的麵五馬分屍!”

趙徹鏗鏘有力的話音落下,張良心中的執念和驕傲瞬間被擊垮。

他又不是傻子,自己為什麼要不惜遠赴塞外勾結匈奴?不就是因為大秦黔首們根本不願意跟著他造反嗎?

在張良看來,現在的大秦黔首們都是被嬴政給矇蔽了,他纔是活的最清楚的那個人。

可是黔首們根本不願意相信他,甚至他派出去招攬黔首的人,無一例外都被大秦黔首給主動抓起來見官了。

哪怕張良不想承認,他也不得不接受這個現實,他已經被大秦的黔首給拋棄了,冇有人願意跟著他造反。

嬴政深深的得到了民心,讓大秦的黔首們都願意支援他。

甚至,以前那些六國的遺民,現在也在以大秦黔首自居,這讓張良根本無法接受。

現在,被趙徹當著自己的麵,將這層真相血淋淋的揭示在他麵前,張良終於忍不住了。

“趙徹,我要你死!”

張良的眼睛充血,從懷裡摸出一把匕首來,就要跟趙徹同歸於儘。

如果不是趙徹,自己的計劃就不會受阻,他的一切都會順利實行下去,嬴政肯定會死在他的手上。

到時候,他就能推翻大秦,重建自己的國家,可正是因為趙徹的橫空出世,導致張良的一切如意算盤都落空了,甚至最後落得這麼個下場。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