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645章

“冒頓,又被王給訓斥了嗎?”

正在冒頓沉思的時候,他的營帳大門被人推開了,然後從外麵走進來一個身姿綽約的美人。

此人正是冒頓的妻子,也是他最寵愛的女人。

“過來!”

看到這個女人的時候,冒頓收斂起了剛纔心中的怒氣,臉色瞬間變得柔和了起來。

伸手一招,女人走到了冒頓身邊坐了下來。

冒頓看著眼前的女人,這是他的第一個妻子,也是他最疼愛的女人。

可是,為了自己的大計,冒頓可以不惜一切代價,更不要說這麼一個女人了。

“冒頓,怎麼了?”

此時,冒頓的妻子還不知道自己即將麵臨的下場。

看到冒頓沉默,女人主動詢問了一句。

然而,她的話還未說完,冒頓忽然就一把將其摟進了懷裡,然後狠狠的親了上去。

不多時,營帳內傳出一陣陣香豔的聲音。

直到天色漸晚,冒頓才穿戴整齊從嬴政內走了出來,而他身後跟著的,正是麵色紅潤的妻子。

冒頓扭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妻子,眼神中閃過一絲可惜,不過很快便被狠辣所替代。

“召集所有人,隨我出去狩獵!”

冒頓扭頭對自己的手下吩咐一聲,隨即便背上了長弓將自己的妻子一同放在了馬背上離開了。

而冒頓身邊的侍衛,聽到這話之後,臉色都有些微變。

冒頓口中的狩獵,可不是單純的狩獵獵物,更像是在狩獵他的手下。

前後兩次狩獵,光是死在冒頓手下的自己人就是一個不小的數目了。

尤其是上一次,冒頓居然親手殺死了自己身邊最疼愛的那匹寶馬。

遊牧民族對於自己所培養出來的寶馬可是有著很深厚的感情的,而冒頓平日裡對那匹寶馬更是疼愛不已。

專門負責照顧那匹寶馬的人,要是稍微有一點不小心,冒頓都是非打即罵,甚至直接提刀殺人都有。

但就是如此,冒頓上次還是毫不猶豫的用箭射死了那匹馬,甚至不敢射的人,最後都被冒頓給殺掉了。

而這次,冒頓居然特意帶上了自己的女人,侍衛似乎是猜到了什麼,臉色都瞬間蒼白了許多。

而匈奴所發生的一切,大秦這邊並不知道,就算知道了也不在乎。

今天正好是第三天的時間,圖爾巴和邱平,都如約帶上了各自的貨物,來到了之前交易的地點。

韓信當然也是帶著人在暗中保護,為了防止匈奴殺人越貨。

畢竟這是最後一次交易了,以匈奴人不講信用狠辣的性格,難保不會黑吃黑。

而且,現在匈奴已經完全落入了趙徹的算計之中,現在就算是他們知道了大秦的計劃,也已經冇有了任何改變結果的餘地。

趙徹偷偷運輸到匈奴的蝗蟲,受到這裡的氣候影響,成長和繁殖的速度,甚至要遠遠超出他們之前的預料。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