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888章

因為大秦的醫術發展,並不在於他們教導出了多少合格的學生,也不單單隻是因為那些懷揣著一腔熱血投入醫學的女子,更重要的是這些願意主動捐獻屍體以供醫師學習研究的大體老師,他們纔是大秦醫學能發展進步的如此之快的幕後功臣。

趙徹府上,趙徹剛給鐘子正等人上完課,他們正在進行課後練習。

由於大秦學宮尚未修建完成,所以暫時隻能將趙徹的府邸當做學宮來使用。

好在原本的府邸又經過了幾次擴建,現在規模還是很大的,足以容納這些人了。

而且涇陽圖書館離趙徹這裡也不遠,非常方便鐘子正他們隨時去查詢學習資料。

醫師們更不用說,他們每天還要完成醫院裡的工作,所以學習也是抽時間過來的。

畢竟趙徹教的又不是初學者,而是包括夏無且在內的所有醫師。

值得一提的是,孟瑾這位大秦第一位進行剖腹產的女醫,冇有辜負趙徹的期望。

在進行過第一次剖腹產之後,孟瑾的學習進度更是突飛猛進,如今已經成為了大秦聲名遠揚的婦科聖手。

而且,孟瑾還不單單隻滿足於學習剖腹產,跟著夏無且這年,孟瑾在其他方麵都有了很大的提升。

無論是夏無且所傳承的湯醫醫術,還是外傷縫合治療的瘍醫醫術,孟瑾都掌握了許多,簡直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年輕聰慧,又踏實肯乾,讓夏無且都直呼慚愧。

要不是趙徹冇有時間,夏無且都想讓趙徹將孟瑾收為親傳弟子,好好教導一下她的醫術。

孟瑾現在的理論知識掌握的太快了,缺少的隻是實踐經驗而已,在夏無且看來,孟瑾超越自己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他能教給孟瑾的那些東西,已經全部傳授完了。

現在整個大秦,唯一還能教導孟瑾的,在夏無且看來也就隻有更加妖孽的趙徹了。

接到趙徹赴任涇陽的訊息之後,恐怕夏無且是唯一一個為此而開心的人了。

至少趙徹現在不用被朝中的那些瑣碎政務纏身了,讓他回來之後培養出更多更全麵的優秀人才,對於大秦來說纔是更重要的事情。

畢竟趙徹哪怕再全能,他一個人的精力也是有限的,不可能麵麵俱到。

因此,趙徹剛回之後,夏無且就帶著孟瑾跑了過來,然後說什麼都要讓趙徹將孟瑾收為親傳弟子。

趙徹雖然不願意,但是也拗不過夏無且,隻好答應下來。

於是,孟瑾便成為了趙徹手下唯一的女弟子,同時也是唯一的弟子。

“瘍醫和湯醫的重要性是一樣的,瘍醫在很多傷勢方麵有奇效,但是湯醫同樣神奇,因此在學習的過程中,不能單純隻注重於其中的一方麵,而是要根據不同的病情來判斷該采取那種方式來進行治療。”

此時,趙徹正在跟夏無且等人講解著瘍醫和湯醫兩者之間所不同的側重點。

“院長,不好了!”

正在這時,外麵忽然闖進來一個醫院的醫師,一臉著急的跑過來,甚至都忘記了和趙徹打招呼。

“發生什麼事情了?”

夏無且愣了一下問道。

“院長,剛纔醫院裡來了一個病人,根據我們的診斷情況來看,應該是得了天花,我們現在已經將病人隔離起來了,您快回去看看吧!”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