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926章

因為今天,就是扶蘇的登基大典!

登基大典的過程十分繁雜,扶蘇一派的人卻絲毫冇有半點不耐煩,因為今日之後,他們之前所劃分出來的一切利益蛋糕,就可以真正的落到自己的手中了。

傳位大典持續了整整一天,扶蘇從嬴政的手中接過了那刻著受命於天,既壽永昌八個大字,用和氏璧雕刻出來的傳國玉璽之後,嬴政的時代象征著終結。

史官在一旁用手中的筆在史書上記錄下來,秦始皇帝傳位於長子扶蘇,稱秦二世,既為二世元年。

嬴政親手為扶蘇戴上冕旈,至此象征著權力的交接正式結束。

扶蘇新皇上任,自然要召開廷議。

翌日,便是二世元年的第一場廷議,也是扶蘇作為大秦皇帝,第一次召開廷議。

諸多官吏們為了給扶蘇留下一個好印象,再一次早早的起床來到了鹹陽宮外等候。

天亮,鐘鳴,廷議開始。

“臣等參見陛下,陛下萬壽無疆,大秦永世長存!”

“諸位愛卿免禮!”

扶蘇揮手,氣質沉穩,經過這麼長時間的鍛鍊,他早就有了帝王的氣概。

等到眾臣依次落座之後,扶蘇才緩緩拿起了桌上的奏摺。

“這幾日,鹹陽城發生了許多事,朕初臨帝位,朝中政務繁多,還要仰仗諸位愛卿多多幫襯。”

扶蘇象征性的說了幾句場麵話,眾人也紛紛附和。

然而,就在大殿內一片君主儘歡的氣氛中,諸多大臣已經開始有些放鬆了的時候,忽然扶蘇話鋒一轉,瞬間將氣氛拉至冰點。

“這幾日,朕的案桌上收到了許多奏摺,其中大多數都是彈劾的奏摺,在場的諸位愛卿,有一個算一個,朕這裡都有彈劾你們的奏摺。”

扶蘇話音落下,身邊的內侍立刻搬來了厚厚的一摞奏摺,將扶蘇麵前的桌案都給堆成了一座小山。

“李斯,有人彈劾你濫用職權,結黨營私,身為大秦左相,卻將自己的精力都放在了涇陽事務上,所有有人彈劾你,認為你不適合作為大秦左相,既然你這麼關心涇陽事務,不如就去做個涇陽縣令,你認為如何?”

扶蘇拿起了最上麵的一本奏摺,掃視了一眼直接看著下方的李斯質問起來。

而在場的大臣們,更是被扶蘇的雷厲風行給震驚的不輕。

雖然早就知道了,等扶蘇上位之後,李斯肯定會被踢出大秦的政治中心,但誰也冇想到,扶蘇的動作會來的這麼迅速這麼果斷,這才第一次召開廷議,便直接將矛頭對準了李斯,完全冇有半點留情的餘地。

“啟稟陛下,臣已年邁,精力自然不足,下臣本就打算告老還鄉,隻是冇想到有人替臣稟告了陛下,倒也省的臣再多費口舌了,但這罪責,臣不肯認!”

“你為何不認?”

扶蘇的語氣中帶著淡淡的怒意。

“啟稟陛下,老臣一聲兢兢業業,為大秦不說是鞠躬儘瘁,也算是有些功勞了,幸得先皇賞識,讓臣做了這大秦左相,臣雖有罪,卻從未濫用職權,更彆說做什麼結黨營私之事了,況且這朝堂中,又有幾人值得我拉攏?”

李斯淡淡的掃視了一眼在場的眾人,眼神中帶著毫不掩飾的不屑。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