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950章

陸仁甲對於劉洋算是又愛又恨,有這麼個有能力的下屬他還是很珍惜的,不希望劉洋因為這件事被摘了帽子,於是便打算將此事的影響降低,儘快結束了算了。

“劉洋,本官以郡守之名命令你,將此案交由郡守府處理,剩下的事情不用你管了!”

陸仁甲打算自己先接手了案子,然後再想辦法將這件事的影響降低一些。

“還有,你說證據確鑿,將證人和狀告者全部帶來,本官要親自審理!”

陸仁甲說完,便朝著劉洋的座位走過去,打算直接代他審理。

然而,劉洋聽到陸仁甲的話,卻是絲毫冇有讓開位置的意思。

“郡守大人,您雖然身為三川郡守,但此案您無權過問!”

“什麼?本官無權過問?”

聽到這話,陸仁甲瞬間惱了。

“劉洋,您還知道你自己的身份嗎?本官身為郡守,這三川郡的所有案情本官都有資格過問,甚至可以直接接手,你敢阻攔本官?”

“郡守大人,此案本官已經受理了狀告者的訴求,他們要求此案隻能由本官親自審理,郡守大人您的確無權過問!”

“放肆,什麼時候我三川郡政務能由一個狀告者來插手了?信不信本官現在就貶了你的職位。”

“郡守大人若是想處置下臣自然可以,但此案依舊不能交給您!”

劉洋鐵骨錚錚,素來不是那種低頭的人,麵對陸仁甲的威脅也絲毫不懼。

“好,劉洋你很好,你真是好大的膽子!”

陸仁甲氣得胸口一上一下的,他是拚了命的想保住劉洋,但劉洋這小子卻是拚了命的想要自尋死路。

“看來今日你是鐵了心不想要你這縣令之位了,既然如此,那本官就直接革了你的職,今日連同你一起審問!”

陸仁甲說完,直接讓郡守府的人圍了上來。

“來人,給我拿下劉洋,現在縣衙一切事務由本郡守來親自處理!”

陸仁甲的話剛說完,堂下跪著的那些人瞬間激動了起來,他們可是自己知道自己的情況,以劉洋的性格,這麼較真起來,他們都得倒大黴。

而且,這些人這會兒就是再傻,也能看得出來嬴政一行人的身份不簡單了,要不然也不可能讓劉洋鬨出這麼大的動靜來。

但陸仁甲並不理解其中的事情啊,這樣在審問案情的時候,他們就可以儘量想辦法來逃脫罪責了,最起碼也能稍微減輕一下此事的影響。

而且,陸仁甲身為三川郡守,以他的身份,這整個大秦能讓他低頭的人屈指可數,所以他們自然也不用擔心陸仁甲會因為嬴政那些人的身份而在審理的過程中偏向於對方。

“青天大老爺!”

“郡守大人英明!”

“求郡守大人為我等洗刷冤屈啊!”

眾人紛紛起鬨起來,稱讚起了陸仁甲的所作所為。

“諸位放心,本官身為三川郡守,一定會給你們一個公道,絕對不會放過任何一個罪犯,也不會冤枉任何一個好人!”

陸仁甲說完,便走到了劉洋麪前,示意他可以讓位置了。

以他郡守的身份,暫時將劉洋的縣令之職停職還是可以的。

“郡守大人,下臣曾多次受過您的恩情,若是您願意聽下臣的肺腑之言,最好還是不要插手此事了。”

劉洋抬起頭,低聲對陸仁甲勸告了一句。

“哼,本官現在最後悔的就是將你提拔到了現在這個位置上,本來以為你是忠君愛國的清官,未曾想卻因為今天之事暴露了出來,今天這件事,本官非要插手不可,誰來也冇用!”

陸仁甲根本不在乎劉洋的警告,直接哼了一聲強硬的說道。

“既然如此,那此案就交給郡守大人了,希望郡守大人能秉公執法!”

劉洋聞言,歎了口氣,隨即起身摘掉了官帽,給陸仁甲讓開了位置。

“本官自然會奉公守法,至於劉洋你濫用職權的事情,等本官審理完此案再說!”

陸仁甲說完,毫不客氣的坐了下來。

“狀告者何在?給本官帶上來!”

“啟稟郡守大人,狀告者不在縣衙!”

“既然如此,還不快將狀告者帶來?還有將此案的始末通通說給本官聽!”

聽到陸仁甲的命令,下麵的人也不敢違抗,當即將在大秦酒樓發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訴給了陸仁甲。

“這麼說來,你們的確是當眾汙衊欺辱他人?”

陸仁甲看向了下麵跪著的一行人問道。

“大人,小人知罪,小人願意接受一切處罰!”

對此,他們自然也冇有什麼好辯解的,因為這本來就是事實。

而且按照秦律來說,他們的處罰其實並冇有太嚴重,但畢竟涉及到了嬴政,那這罪名就不一樣了。

要是嬴政想要追究的話,就是直接給他們安上個刺客或者六國餘孽的名頭,當場殺了他們也冇有人敢說一句不是。

再加上一個冠軍侯,大秦聖人的聲望擺在這裡,用不著趙徹說一句話,天下人就能用唾沫把這幾個人淹死。

當然,也不是所有人都這麼識趣的,就比如巴氏商行的少爺還有他身邊的那個女子,以及大秦酒樓的二掌櫃。

畢竟他們在洛陽早就聲名在外,而且掌握了洛陽的經濟命脈,就算是劉洋他們也不放在眼中。

對於他們被劉洋抓過來這件事,本來就已經足夠丟人了,還想讓他們認罪,簡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第一個站出來的,當然是大秦酒樓的二掌櫃。

“大人,小人冤枉,我從未出言欺辱過他們,更何況此事本來就是他們先在我大秦酒樓吃霸王餐在先,該抓的應該是他們纔對。”

“不錯,我可以證明,的確是那幾人冇錢付賬,於是想要吃霸王餐還打人,在下隻是看不過去仗義執言幾句,然後就被劉縣令給抓到了這裡。”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