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992章

贏陰嫚也萬萬冇想到梅長蘇會忽然將這件事情提出來,瞬間愣住了,隨即便是一張小臉羞的通紅。

“你覺得你配得上我大秦公主嗎?”

這次,冇等嬴政說話,趙徹忽然站了出來,而且語氣十分的難聽。

“徹弟。。。。。。”

贏陰嫚被趙徹的話嚇了一跳,當即站出來攔在了梅長蘇麵前。

“回去,站好!”

嬴政見狀,瞬間板起臉來,將贏陰嫚給嗬斥了回去。

“梅長蘇,本候在問你話呢!”

趙徹更是咄咄逼人,身上冒出了一股上位者的氣息,連一旁贏陰嫚看他的眼神都變了,彷彿是看到了當初在朝堂上的嬴政一樣。

至於首當其衝的梅長蘇就更不用多說了,這會兒額頭上已經冒出了許多冷汗,整個人都咬著牙在趙徹的氣勢下麵勉強堅持。

“侯爺,下臣。。。。。。”

“陽滋公主身份高貴,這世間論家世無人可比,陽滋公主樣貌學識更是舉世無雙,下臣自認為這世間無人配得上陽滋公主。”

聽到梅長蘇的話,贏陰嫚的臉色頓時一變,她自然是不怎麼在乎所謂的家世的。

畢竟身在皇家,這世上自然無人能和她比家世。

但是梅長蘇此人也極為優秀,而且最重要的是贏陰嫚喜歡他,所以在贏陰嫚的心中,所謂的家世根本就不重要。

如今因為趙徹的喝問,梅長蘇居然說出了這樣的話來,難道是他畏懼於皇家的權勢,終究是要選擇放棄了嗎?

就連嬴政的臉上多少也帶上了一些不悅,雖然身為老父親,對於拱了自家小白菜的豬難免有些不喜,但是就因為這麼一點困難而放棄的話,卻更是讓人瞧不起。

誰知,就在這時,梅長蘇猛然抬起頭來,一雙堅定的眼睛猛然直視著眼前的趙徹。

“下臣出身於微末之間,幸得太上皇與冠軍侯賞識,方纔有了今日的成就,下臣雖身份地位皆與公主比不了,但下臣和公主也是真誠以待,下臣身無長物,唯有一顆真心不容辜負,懇請皇爺成全下臣!”

“倒是有幾分膽子!”

趙徹笑了笑,他當然不是故意要破壞贏陰嫚的感情,隻是想考驗一下梅長蘇的真心而已。

“梅長蘇,你如今身為我大秦治粟內史,論權勢地位也不算低了,若是你願意,朝野上下,自有無數人願意獻上自家的女兒來與你聯姻,可你非要選擇我大秦公主,你可知這樣做的後果?”

“啟稟侯爺,下臣與公主乃是情投意合,這天下間便是有萬千弱水,加起來也不及公主半分毫毛!”

梅長蘇說完,含情脈脈的看向了一旁的贏陰嫚,兩人互相對視,眼神中都透露著對彼此的堅定。

趙徹見狀,也和嬴政之間相互交換了一個眼色。

“梅長蘇,既然陽滋傾心於你,寡人這個做父親的,自然也不會阻攔,但你若是有半點敢對不起陽滋的,寡人一定將你五馬分屍,你可明白?”

嬴政這話其實就已經算是答應下來了兩人的事情,畢竟贏陰嫚都這麼大了,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喜歡的人,嬴政自然不會棒打鴛鴦。

更何況,梅長蘇此人他和趙徹也算是比較瞭解了,年輕能乾,為官清廉,年紀輕輕就能成為大秦的治粟內史。

其中,自然有嬴政和趙徹的推波助瀾,再加上趙戍馮去疾對他的培養,不過梅長蘇本身的能力也是不容忽視的。

因此,嬴政隻是稍作考驗,便答應下來了這門親事。

梅長蘇和贏陰嫚聽到這話,更是欣喜若狂,連忙謝恩。

“下臣叩謝皇爺成全!”

“女兒多謝父皇成全!”

嬴政看著兩人夫唱婦隨的樣子,臉上帶著一絲笑容,心裡卻是有些落寞。

女兒長大了啊,終究是要嫁出去的,作為老父親,自然是有幾分不捨的。

贏陰嫚之所以得嬴政的喜愛,就是因為她冰雪聰明,懂得察言觀色。

她哪能看不出嬴政情緒中的落寞,連忙上前摟住嬴政的胳膊撒嬌起來。

“父皇,女兒嫁出去了不還是你的女兒嘛,以後女兒肯定會和長蘇多多回來看你的。”

“唉,兒孫自有兒孫福,日後你嫁出去了可就不能像以前一樣了,平日裡也要多多幫襯自己的夫君,最好早日給寡人帶回來一個外孫!”

嬴政隻是微微有些不捨而已,被贏陰嫚哄了兩句之後也就開心了,甚至還主動催促起他們早日生個後代。

贏陰嫚聞言頓時一張小臉通紅通紅的,有些害羞的轉過頭去。

“父皇瞎說,人家不理你了!”

看到這一幕,嬴政和趙徹頓時笑了起來。

“好了,這次過來除了看看你之外,寡人和徹兒還有其他的事情,至於你二人之間的婚事,寡人會傳信於扶蘇,讓他儘快挑個好日子的。”

解決了梅長蘇和贏陰嫚之間的事情之後,嬴政也不打算繼續再留在這裡了。

本來他和趙徹出來,就是為了即將告老還鄉的王綰而來,過來逛一圈已經算是耽誤了時間了。

對梅長蘇和贏陰嫚各自交代幾句之後,嬴政便和趙徹離開了公主府,然後朝著王綰的丞相府走去。

來到丞相府門口的時候,往日門庭若市的丞相府,此時門口隻有一輛十分樸素的馬車。

地上擺放著幾個箱子,下人正在往馬車上裝,其中一個箱子還冇蓋起來,裡麵放著的都是一些竹簡和書籍。

這時,從大門中走出來一身布衣的王綰,此時的他已經完全冇有了往日的意氣風發,看上去和普通種地的老農冇有什麼區彆。

隻不過,趙徹似乎從王綰的身上,並冇有看到多少暮氣,反倒像是卸下了什麼沉重的膽子,雖然裝容冇有了往日的威嚴沉重,但身形卻像是輕快了許多。

“老田,去約一下王相吧!”

-endcontent